www.898666.com_官网官方网址

来源:美军撤离叙北库尔德人用土豆猛砸军车:美国骗子!  作者:   发表时间:2019-11-14 04:41:20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夫妻醉心裱画 双双成非遗传承人 直叹传承难#标题分割#  标题:夫妻醉心裱画双双成非遗传承人直叹传承难  【解说】中国裱画技艺分为南北两派,南京方山裱画技艺是南派的代表之一。近日,中新社记者探访了方山裱画技艺。  【解说】镜头前正在忙活的师傅名叫张光仙,是南京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从1985年学习这门手艺后渐渐地喜欢上了这个行业,30多年间,他和他的妻子双双成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开始的时候我就喜欢书画,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字画市场就是比较低迷的时候,当时光会画画也不行,我为了要糊口饭吃,所以我就开始学习裱画。  【解说】然而,在1991年,张光仙从楼上摔下,摔坏了腰椎,由于不能长时间站立裱画,他的妻子石霞就将这门手艺学了下来,而他从旁指导并修复书画。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石霞  (学习时)我爱人对我要求非常严格,有时候会骂我骂得就是一直要流眼泪,一边流眼泪一边在干活。裱好的一幅成品大约要50道工序,这一道工序是脱画心和后面说到的那个抚背是最重要的是最见功底的两道工序。  【解说】现在夫妻俩,一个是南京市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一个是江宁区方山裱画技艺非遗传承人,经过了起初的兴奋,现在上了年纪的张光仙,觉得学习裱画这门手艺的人越来越少,年轻的徒弟也越带越少。  【同期】方山裱画技艺代表性传承人张光仙  我们那个时候要想拜个师傅,很不容易,一般要跟师傅干三年。像现在,门槛比较低多了,就是你想学师傅就愿意教。目前我店里面,现在最大的徒弟有60多岁了,还有一个40多岁,现在培养一个最年轻的骨干,才20多岁。  【同期】裱画学徒石鹏  我是大学刚毕业,然后从小到大,都看着姑姑、姑父他们一直在做裱画,然后比较有兴趣,平时,有事没事会过来看一看,学习学习。  【解说】张光仙将方山裱画技艺看做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和手艺,有着特殊的情感,他希望为数不多的徒弟们在这个事业上一直坚持并传承下去。  张传明江苏南京报道

编辑:www.898666.com_官网官方网址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lzyongxin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重庆特大诈骗团伙33人获刑:招人骗中老年人5615万 今年以来490家新三板公司完成股票发行融资 线报精准!港警拦截出租车与私家车截获汽油弹火枪 中金:百济神州给予跑赢评级目标价94.48港元 博瑞医药冲刺科创板:董事长花3000万养“锦鲤” 惠泉啤酒收入增1%净利增12%与燕京已无销售区域限制 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开启军事体育的新时代 豪宅升值千万收益怎么分?名人合伙北京购房引纠纷 北京推“科创30条”建设全国科技创新中心 王思聪普思股权遭冻结或无影响:5月已先质给老爹 中国年青一代这个新“爱好”火了专家却有不同看法 男子两次申请与病妻离婚法院调解不成驳回起诉 嫦娥四号着陆器和“玉兔二号”巡视器顺利自主唤醒 寻外星人力度加大两支团队计划协作搜寻地外文明 新三板将迎全面改革 两地级市常务副市长同步拟任市政协主席(图) 在人类衰老的故事中,一个新的角色登场了! 快讯:造纸板块异动拉升银鸽投资直线拉升涨停 为什么美国人怕石油涨价? OK区块链60讲|第8集:区块链的分类 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绝不走“国强必霸”的路子 51信用卡终止催收外包律师:骚扰借款人亲友构成侵权 女教师发批评文被要求深夜进城纪委启动调查 后补贴时代激发全面竞争新能源产业链凸显投资机遇 9月金融数据整体改善 华为被质疑不透明?任正非:审计报告都是KPMG做的 泰航1架波音777客机起飞前传巨大爆炸声吓坏乘客 证监会:推进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 割了近4000只美股“韭菜”18名中国交易商现形 万达信息获中国人寿举牌后者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15% 国农科技荒废业绩并购标的有巨大财务造假嫌疑 俄向土耳其交付S400导弹提前完成土方正讨论增购 小摩:美团有望纳入港股通晋升恒指成分股可能性增 科创板开市满3个月机构275次调研14家公司 金沙江创投朱啸虎:烧钱讲故事的创业时代结束了 本周欧银会议只为欢送德拉基?市场还关注这五大问题 库尔德民众朝撤离美军车辆砸土豆怒骂 招商银行:安邦财产股份公司不再持有招商银行股份 台风“海贝思”致日本73人死灾害影响恐将长期化 证监会发布重组新规允许相关资产在创业板重组上市 美团逆市涨3%摩通称或有机会极速被纳入恒指成分股 公众号相继向海尔道歉?后者发声明:发布了失实文章 央行公开市场今日净投放300亿元无逆回购到期 IBM炮轰谷歌量子计算:“量子霸权”是误导! 一汽轿车:重组的红与黑 印巴在克什米尔交火致双方多人伤亡 众泰回复:金华市政府15亿元入股之事一切以公告为准 华为手机销量超2亿5G折叠屏手机MateX售价16999元 58同城姚劲波:下沉市场为数字经济带来发展新机遇 数字经济、金融科技、AI世界互联网大会大佬关注啥? 格林大华:棕榈油盘中涨停多单谨慎持有不宜过分乐观 截至去年底中国累计设立外商投资企业96.1万家 险资跨界投资子公司达541家投资医疗机构多点开花 三季度营收128亿美元不及预期卡特彼勒盘前超跌5% 喔客公寓引入驻家对接处理资金链断裂后续事宜 多个品牌燃气灶和热水器被检出不合格老板松下上榜 李克强会见巴西总统博索纳罗 任正非:外籍人员当华为CEO可以但有两个条件 创业板改革提速新三板改革力度有望“持平”创业板 原纳斯达克中国区代表徐光勋:国内的专业机构仍太少 特朗普:如果美联储不降息那它就是失职 三大运营商10月31日发布5G套餐11月1日正式启用 知乎周源:中国互联网已过青春期缺乏约束与自省 14亿债务有望豁免或减免天翔环境司法重整迎转折 逾千亿减持对A股市场影响有限业界建议优化减持规则 800多名滞留希腊海岛的难民转移至大陆 史玉柱:区块链会深刻改变社会和公司管理架构 广西德保县废矿污水污染300余亩农田官方回应 董事长身陷“打人”旋涡吉翔股份早盘重挫超6% 量子波动阅读几分钟阅读十几万字?学者:忽悠家长 叙利亚政府军重回叙东北部准备与越境土军作战 “二战”照片《美国国旗插在硫磺岛上》再被勘误 快递公司提价专家:不让包裹变包袱提价只为拼服务 亚马逊宣布了另外三个可再生能源项目 土耳其外长将与美国安顾问会面土总统强调不停火 龙头券商也差钱?新增借款飙升下半年61只短融券落地 这些地方有网友微信支付宝账号被封!公安部发文 京雄城际大兴机场至雄安段进展正常确保明年底通车 沪指3000点得而复失市场延续结构性行情 暴力催收被查、还非法盗取用户信息?51信用卡回应了 诺奖委员会为彼得-汉德克辩护:他不支持法西斯 希拉里指俄罗斯暗助一名美国民主党女候选人 Eramet旗下印尼镍工厂将于2020年上半年提前开工 男子地铁骂人骚扰女孩一旁男友忍无可忍跳起爆踹 底价吃底价出:安邦瘦身卖楼时隔9年价格仅涨1200万 青客公寓着急赴美上市背后:规模遭碾压租客投诉高发 OPPOReno2Z亮相:4800万四摄+升降全景屏 依图CTO颜水成:AI三要素的内涵正在悄悄发生变化 美国会参议院未能推翻总统否决令 保险大佬“拯救”闽系房企福晟 超预期!一次性注入2000亿降准后央行又开展这一操作 中邦园林递交招股书回款周期长导致现金流压力过大 美防长访伊双方称从叙撤的美军不会部署在伊拉克 股市仍有上行动力 易会满主持与社保、险资座谈来看十大关键表述 小牛电动上市周年纪:国内市场瓶颈待突破 大机构最新动向曝光!社保、公私募和外资增持这些股 一拖股份连续扣非净利为负向母公司高价售股防带帽? 欧盟:不会匆忙答复英国延期请求 太原舰与日本海自联合训练中日防务关系升温 MO&Co母公司EPO集团宣布暂时退出香港市场 奇瑞电动车刹车失灵高速追尾4S店:去投诉吧谢谢你 外交部人权事务特别代表:中国援助从不针对第三方 管窥车企困境:有的被列失信有的几千元都要终本 特大网络套路贷致至少2人死亡首犯获刑15年 高通设立2亿美元5G投资基金加速非手机领域5G创新 河里的 勾肩搭背握手言欢英首相成欧盟峰会现场“红人” 前三季度非税收入增29%四季度财政收入增速预计回升 全国首台5G网络智能无人驾驶矿用车亮相载重110吨 最被看好的十大港股:大和上调龙湖目标价至35.3港元 中国减贫之路特别之处何在:减贫与发展高层论坛侧记 银行动态差异化报价房贷利率料因人而异 墨西哥西部发生警察遇袭事件14人死亡 2019中国海洋经济博览会闭幕取得五大成果 洗衣机“剁手季”最强选购攻略干活满满建议收藏 美2019财年财政赤字创7年新高升至约9844亿美元 范恒山:营商环境重点不在松、少、惠而在公、准、信 美国费城周末枪击案频发2岁女孩死亡1名婴儿重伤 券商保险银行板块全线走强 毕马威发布2019科技行业创新报告:腾讯滴滴小米上榜 新时代策略:基金仓位回升至一季度加仓电子、医药 中信银行瞄上老年人:信用卡申请提至70岁定期送大米 苹果CEO库克赴清华“履职”首次主持会议 中概股收盘:网易有道IPO发行560万ADS网易收涨3.5% 阿里巴巴副总裁:中国线上外贸迎来一轮新的增长期 全年粮食生产再获丰收预计总产量保持1.3万亿斤以上 特斯拉市值暴增90亿美元再度超越通用 梦网集团与华为共建鸿蒙生态迎股价大爆发 快讯:快餐帝国今日在香港上市股价高开83.08% 广州南沙:企业集群不断壮大人工智能产业加速领跑 风电“抢装”疯狂设备商“坐地起价” 楼市一城一策微幅试水三地限购松绑各有“小心思” 环球时报:彭斯讲话的陈词老调和些许变化 飞鹤奶粉二度IPO靓丽财报背后藏三点隐忧 航天通信子公司违规对外担保事项进展:担保合同解除 双11也难解救彩电业四季度或仍旧承压前行 第36次南极科考队启程雪龙2号首航 罗辑思维主体公司拟在科创板上市罗振宇持股30.35% 规范社交电商还需社会共治 视频丨习近平: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 美拟“保护”叙利亚油田俄批:国际土匪行径 美国人发邮件斥访港美议员把香港和学生当 外交部马朝旭:坚定走绿色、低碳、可持续发展之路 最高检:对食品药品安全违法行为保持严打高压态势 阿富汗大选结果延期公布可能推迟一周至10天 国泰航空下调全年盈利预期 国盛策略:四季度关注哪些变量?坚守核心资产统一战线 陆文山:牢记服务实体经济使命协助全球客户管理风险 银保监会:前9个月银保监会系统罚没金额合计7.75亿 易大宗10月18日耗资20.27万港元回购56.4万股 高通成立2亿美元5G投资基金加速非手机领域5G创新 新京报:评判赵忠祥的老年生意还是应该看法律 书法大赛以数百万现金颁奖澎湃:钱眼里的书法 并非洪水猛兽逾千亿元减持对A股市场影响有限 “校讯通”遭多地家长吐槽全国已有多省市叫停 北京今日白天阴有零星小雨或小雨最高气温14℃ 海南澄迈填海毁林调查:可追溯至上世纪90年代 宗校立:美元突然变脸急转直下意欲为何 2024年巴黎奥运会会徽公布法国“女神”融入设计 国家统计局:中国当前既没有通胀也不存在通缩 女子奶茶店内遭暴打广东英德警方:正寻找打人者 开易控股拟将中文名更改为中国恒泰集团有限公司 清华大学周皓:中国央行的政策目前并没有过度宽松 任正非:不赞成完全自力更生要通过全球化分工协作 中国代表在联合国呼吁土耳其停止在叙军事行动 空军五项赛事外方官员:中方首次办赛即体现出高水准 陆方文:诺贝尔经济学奖表彰的实验方法及中国运用 央行3季度城镇储户调查报告:69.4%居民收入基本不变 假冒国家机关网站实施违法犯罪活动将入刑 快讯:化工新材料板块拉升走强高盟新材封板涨停 普京:俄国防工业应扩大生产民用产品 米家激光投影电视100英寸专用抗光屏发布:7999元 甘肃女医生遇刺身亡后书记省长批示:严惩震慑 天际股份前三季扣非净利降44%需警惕商誉减值风险 俄专家关注中国“UFO”直升机有一性能没人能比得上 博瑞医药实控人3228万养锦鲤保荐机构:交易背景真实 美联储当前宽松周期即将结束?高盛和渣打的看法不一 贵州金沙县在建农贸市场堡坎垮塌事故5人遇难 海外网:出狱的陈同佳焦虑的蔡英文 全球5G物联网最大赢家研究机构预测是它 平安银行“原民生系”高管再遭立案调查 节后主力出逃最疯狂的行业是它大单资金抛售超百亿 创始人李国庆俞渝夫妻互撕当当年老店倍显 万科计提30亿存货跌价准备宝能减持股份至11.97% 本月起北京这三类老年人每月可享受养老服务补贴 五洲国际公布特別调查委员会最新进展 社科院:核心城市房价年内首降近一年广州跌去6.5% 社融超预期:企业债统计口径调整信贷融资需求上升 鹰派反华图书中的反华学者系捏造媒体:大写尴尬 世界互联网大会蓝皮书:中国独角兽企业数量全球第二 山西省烟草专卖局原党组书记李泽华被查 A股奇葩公司又多一家:松芝股份三季度净利暴涨9倍 国家网信办主任接受书面采访谈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 市场笃信美联储本月底将再度降息那么接下来呢? 德拉吉时代落幕欧元走势还看美联储议息会议 63.4%受访者期待直播平台加强监管整顿低俗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