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www.33rfd.com_www.33rfd.com-【通过向顾客】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0-21 01:17:58  【字号:      】

www.33rfd.com_www.33rfd.com-【通过向顾客】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标题分割#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多米音乐终止音乐运营腾讯阿里网易达成版权互授  刚进入3月,数字音乐平台产业便频频传来重磅消息:先是3月1日,自去年9月因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率先实现版权互换合作而在三大音乐平台中处于被动位置的网易云音乐突然发力,宣布已和拥有S.H.E组合、林宥嘉等一线歌手的台湾著名唱片公司华研国际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音乐曲库的授权;就在同一天,曾经风光无限、因2016年9月成功挂牌新三板而成为中国内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却黯然引退,该公司已于2月14日申请终止挂牌,服务器也于本月初下架,从此终止音乐业务运营,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打开;3月6日,网易云音乐再度出手,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公布,双方已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  一方面是强强联手共谋发展,一方面是弱势平台惨遭淘汰,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市场正面临着新一轮洗牌,未来的发展格局也已初见端倪。  华谊兄弟和黄渤  一度为多米音乐股东  据了解,多米音乐的前身是彩云在线,于2010年5月由奉佑生、许琳共同出资创立。从2011年到2014年,多米音乐先后拿到了来自A8音乐、华谊兄弟、磐石资本等业界大牌公司的超亿元人民币投资,著名演员黄渤也一度是其股东。转折发生在2015年,首先是奉佑生、许琳两位创始人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注册资本和股份转让出去,彻底退出公司;之后,奉佑生带领团队开发出如今在实时直播领域颇具号召力的产品映客。更大的冲击则来自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的有着“史上最严版权令”之称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无版权音乐作品要在当年7月31日前全部下线。  此次音乐正版化的高歌猛进促使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开始首轮大规模洗牌,大量中小型音乐平台纷纷关门。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数字音乐平台的市场规模由原本的400余家中型音乐网站、1000余个提供音乐下载的小型个人主页,在一年中锐减到仅剩16家中型音乐网站。  多米半年亏损三千万  无力买版权  随后的两三年间,这个终于走上正规发展之路的市场不可避免地迎来激烈竞争。竞争促使资本加速整合,很快形成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强鼎立的局面。“三巨头”都以购买独家版权内容形成各自的正版曲库作为主要竞争手段。  有雄厚资金支持的大平台开打版权战,而像多米音乐这样没有靠山的音乐平台就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从多米音乐的公开财务报告可以看出,该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上半年的净亏损额已高达3476.81万元,多米音乐高管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哀叹“版权已经买不起了”。  资深乐评人卢世伟认为,多米音乐的倒下可以说是大势所趋,与它同等级别的数字音乐平台也将面临生死考验——生存空间势必越来越小直至消亡,预计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市场将归属于几家巨头之手。  数字音乐“三巨头”  版权已基本实现互通  与此同时,数字音乐平台“三巨头”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领下,正在逐渐从竞争走向合作。  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先后约谈了各家音乐平台及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从官方层面禁止了版权垄断的发展模式。几大音乐平台对此可谓反应迅速,数日后腾讯音乐就与阿里音乐签订了将各自独家版权互换共享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各自原本独家代理的几家唱片公司音乐版权转授给对方使用。歌迷们很快就惊喜地发现,他们既可以在腾讯旗下的QQ音乐听到李宗盛、五月天的歌,也可以在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听到周杰伦、苏打绿的歌,而不用在各个音乐APP之间“转换奔波”了。  今年春节前,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就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转授权的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版权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如今网易云音乐又与阿里音乐达成转授权合作协议,“三巨头”的音乐版权至此已基本实现共通。  初期比阔气买版权  未来拼服务拼原创  娱乐产经新媒体“一米观察”的创始人王毅对数字音乐“三巨头”的做法表示认同,并点出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近两年的音乐版权争夺中,谁能成为赢家的最主要因素在于钱,也就是谁的资金实力更强,谁就能获得更多版权,尤其是优质的独家资源。但充足的版权只是音乐平台在初期吸引用户的关键要素之一,若想后期继续保证用户黏性并扩大规模,就必须要能提供全面、周到、个性化的服务。”  各家音乐平台对此亦有共识,阿里音乐CEO张宇宣称阿里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广积粮,不筑墙”,与业内达成和谐共荣;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已深知版权不再是音乐平台的主要竞争点,今后需向优化服务、延长产业链等方面着手。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标题分割#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多米音乐终止音乐运营腾讯阿里网易达成版权互授  刚进入3月,数字音乐平台产业便频频传来重磅消息:先是3月1日,自去年9月因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率先实现版权互换合作而在三大音乐平台中处于被动位置的网易云音乐突然发力,宣布已和拥有S.H.E组合、林宥嘉等一线歌手的台湾著名唱片公司华研国际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音乐曲库的授权;就在同一天,曾经风光无限、因2016年9月成功挂牌新三板而成为中国内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却黯然引退,该公司已于2月14日申请终止挂牌,服务器也于本月初下架,从此终止音乐业务运营,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打开;3月6日,网易云音乐再度出手,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公布,双方已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  一方面是强强联手共谋发展,一方面是弱势平台惨遭淘汰,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市场正面临着新一轮洗牌,未来的发展格局也已初见端倪。  华谊兄弟和黄渤  一度为多米音乐股东  据了解,多米音乐的前身是彩云在线,于2010年5月由奉佑生、许琳共同出资创立。从2011年到2014年,多米音乐先后拿到了来自A8音乐、华谊兄弟、磐石资本等业界大牌公司的超亿元人民币投资,著名演员黄渤也一度是其股东。转折发生在2015年,首先是奉佑生、许琳两位创始人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注册资本和股份转让出去,彻底退出公司;之后,奉佑生带领团队开发出如今在实时直播领域颇具号召力的产品映客。更大的冲击则来自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的有着“史上最严版权令”之称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无版权音乐作品要在当年7月31日前全部下线。  此次音乐正版化的高歌猛进促使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开始首轮大规模洗牌,大量中小型音乐平台纷纷关门。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数字音乐平台的市场规模由原本的400余家中型音乐网站、1000余个提供音乐下载的小型个人主页,在一年中锐减到仅剩16家中型音乐网站。  多米半年亏损三千万  无力买版权  随后的两三年间,这个终于走上正规发展之路的市场不可避免地迎来激烈竞争。竞争促使资本加速整合,很快形成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强鼎立的局面。“三巨头”都以购买独家版权内容形成各自的正版曲库作为主要竞争手段。  有雄厚资金支持的大平台开打版权战,而像多米音乐这样没有靠山的音乐平台就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从多米音乐的公开财务报告可以看出,该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上半年的净亏损额已高达3476.81万元,多米音乐高管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哀叹“版权已经买不起了”。  资深乐评人卢世伟认为,多米音乐的倒下可以说是大势所趋,与它同等级别的数字音乐平台也将面临生死考验——生存空间势必越来越小直至消亡,预计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市场将归属于几家巨头之手。  数字音乐“三巨头”  版权已基本实现互通  与此同时,数字音乐平台“三巨头”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领下,正在逐渐从竞争走向合作。  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先后约谈了各家音乐平台及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从官方层面禁止了版权垄断的发展模式。几大音乐平台对此可谓反应迅速,数日后腾讯音乐就与阿里音乐签订了将各自独家版权互换共享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各自原本独家代理的几家唱片公司音乐版权转授给对方使用。歌迷们很快就惊喜地发现,他们既可以在腾讯旗下的QQ音乐听到李宗盛、五月天的歌,也可以在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听到周杰伦、苏打绿的歌,而不用在各个音乐APP之间“转换奔波”了。  今年春节前,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就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转授权的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版权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如今网易云音乐又与阿里音乐达成转授权合作协议,“三巨头”的音乐版权至此已基本实现共通。  初期比阔气买版权  未来拼服务拼原创  娱乐产经新媒体“一米观察”的创始人王毅对数字音乐“三巨头”的做法表示认同,并点出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近两年的音乐版权争夺中,谁能成为赢家的最主要因素在于钱,也就是谁的资金实力更强,谁就能获得更多版权,尤其是优质的独家资源。但充足的版权只是音乐平台在初期吸引用户的关键要素之一,若想后期继续保证用户黏性并扩大规模,就必须要能提供全面、周到、个性化的服务。”  各家音乐平台对此亦有共识,阿里音乐CEO张宇宣称阿里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广积粮,不筑墙”,与业内达成和谐共荣;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已深知版权不再是音乐平台的主要竞争点,今后需向优化服务、延长产业链等方面着手。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标题分割#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多米音乐终止音乐运营腾讯阿里网易达成版权互授  刚进入3月,数字音乐平台产业便频频传来重磅消息:先是3月1日,自去年9月因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率先实现版权互换合作而在三大音乐平台中处于被动位置的网易云音乐突然发力,宣布已和拥有S.H.E组合、林宥嘉等一线歌手的台湾著名唱片公司华研国际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音乐曲库的授权;就在同一天,曾经风光无限、因2016年9月成功挂牌新三板而成为中国内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却黯然引退,该公司已于2月14日申请终止挂牌,服务器也于本月初下架,从此终止音乐业务运营,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打开;3月6日,网易云音乐再度出手,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公布,双方已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  一方面是强强联手共谋发展,一方面是弱势平台惨遭淘汰,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市场正面临着新一轮洗牌,未来的发展格局也已初见端倪。  华谊兄弟和黄渤  一度为多米音乐股东  据了解,多米音乐的前身是彩云在线,于2010年5月由奉佑生、许琳共同出资创立。从2011年到2014年,多米音乐先后拿到了来自A8音乐、华谊兄弟、磐石资本等业界大牌公司的超亿元人民币投资,著名演员黄渤也一度是其股东。转折发生在2015年,首先是奉佑生、许琳两位创始人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注册资本和股份转让出去,彻底退出公司;之后,奉佑生带领团队开发出如今在实时直播领域颇具号召力的产品映客。更大的冲击则来自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的有着“史上最严版权令”之称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无版权音乐作品要在当年7月31日前全部下线。  此次音乐正版化的高歌猛进促使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开始首轮大规模洗牌,大量中小型音乐平台纷纷关门。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数字音乐平台的市场规模由原本的400余家中型音乐网站、1000余个提供音乐下载的小型个人主页,在一年中锐减到仅剩16家中型音乐网站。  多米半年亏损三千万  无力买版权  随后的两三年间,这个终于走上正规发展之路的市场不可避免地迎来激烈竞争。竞争促使资本加速整合,很快形成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强鼎立的局面。“三巨头”都以购买独家版权内容形成各自的正版曲库作为主要竞争手段。  有雄厚资金支持的大平台开打版权战,而像多米音乐这样没有靠山的音乐平台就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从多米音乐的公开财务报告可以看出,该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上半年的净亏损额已高达3476.81万元,多米音乐高管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哀叹“版权已经买不起了”。  资深乐评人卢世伟认为,多米音乐的倒下可以说是大势所趋,与它同等级别的数字音乐平台也将面临生死考验——生存空间势必越来越小直至消亡,预计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市场将归属于几家巨头之手。  数字音乐“三巨头”  版权已基本实现互通  与此同时,数字音乐平台“三巨头”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领下,正在逐渐从竞争走向合作。  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先后约谈了各家音乐平台及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从官方层面禁止了版权垄断的发展模式。几大音乐平台对此可谓反应迅速,数日后腾讯音乐就与阿里音乐签订了将各自独家版权互换共享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各自原本独家代理的几家唱片公司音乐版权转授给对方使用。歌迷们很快就惊喜地发现,他们既可以在腾讯旗下的QQ音乐听到李宗盛、五月天的歌,也可以在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听到周杰伦、苏打绿的歌,而不用在各个音乐APP之间“转换奔波”了。  今年春节前,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就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转授权的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版权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如今网易云音乐又与阿里音乐达成转授权合作协议,“三巨头”的音乐版权至此已基本实现共通。  初期比阔气买版权  未来拼服务拼原创  娱乐产经新媒体“一米观察”的创始人王毅对数字音乐“三巨头”的做法表示认同,并点出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近两年的音乐版权争夺中,谁能成为赢家的最主要因素在于钱,也就是谁的资金实力更强,谁就能获得更多版权,尤其是优质的独家资源。但充足的版权只是音乐平台在初期吸引用户的关键要素之一,若想后期继续保证用户黏性并扩大规模,就必须要能提供全面、周到、个性化的服务。”  各家音乐平台对此亦有共识,阿里音乐CEO张宇宣称阿里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广积粮,不筑墙”,与业内达成和谐共荣;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已深知版权不再是音乐平台的主要竞争点,今后需向优化服务、延长产业链等方面着手。

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标题分割#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多米音乐终止音乐运营腾讯阿里网易达成版权互授  刚进入3月,数字音乐平台产业便频频传来重磅消息:先是3月1日,自去年9月因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率先实现版权互换合作而在三大音乐平台中处于被动位置的网易云音乐突然发力,宣布已和拥有S.H.E组合、林宥嘉等一线歌手的台湾著名唱片公司华研国际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音乐曲库的授权;就在同一天,曾经风光无限、因2016年9月成功挂牌新三板而成为中国内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却黯然引退,该公司已于2月14日申请终止挂牌,服务器也于本月初下架,从此终止音乐业务运营,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打开;3月6日,网易云音乐再度出手,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公布,双方已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  一方面是强强联手共谋发展,一方面是弱势平台惨遭淘汰,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市场正面临着新一轮洗牌,未来的发展格局也已初见端倪。  华谊兄弟和黄渤  一度为多米音乐股东  据了解,多米音乐的前身是彩云在线,于2010年5月由奉佑生、许琳共同出资创立。从2011年到2014年,多米音乐先后拿到了来自A8音乐、华谊兄弟、磐石资本等业界大牌公司的超亿元人民币投资,著名演员黄渤也一度是其股东。转折发生在2015年,首先是奉佑生、许琳两位创始人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注册资本和股份转让出去,彻底退出公司;之后,奉佑生带领团队开发出如今在实时直播领域颇具号召力的产品映客。更大的冲击则来自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的有着“史上最严版权令”之称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无版权音乐作品要在当年7月31日前全部下线。  此次音乐正版化的高歌猛进促使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开始首轮大规模洗牌,大量中小型音乐平台纷纷关门。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数字音乐平台的市场规模由原本的400余家中型音乐网站、1000余个提供音乐下载的小型个人主页,在一年中锐减到仅剩16家中型音乐网站。  多米半年亏损三千万  无力买版权  随后的两三年间,这个终于走上正规发展之路的市场不可避免地迎来激烈竞争。竞争促使资本加速整合,很快形成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强鼎立的局面。“三巨头”都以购买独家版权内容形成各自的正版曲库作为主要竞争手段。  有雄厚资金支持的大平台开打版权战,而像多米音乐这样没有靠山的音乐平台就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从多米音乐的公开财务报告可以看出,该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上半年的净亏损额已高达3476.81万元,多米音乐高管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哀叹“版权已经买不起了”。  资深乐评人卢世伟认为,多米音乐的倒下可以说是大势所趋,与它同等级别的数字音乐平台也将面临生死考验——生存空间势必越来越小直至消亡,预计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市场将归属于几家巨头之手。  数字音乐“三巨头”  版权已基本实现互通  与此同时,数字音乐平台“三巨头”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领下,正在逐渐从竞争走向合作。  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先后约谈了各家音乐平台及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从官方层面禁止了版权垄断的发展模式。几大音乐平台对此可谓反应迅速,数日后腾讯音乐就与阿里音乐签订了将各自独家版权互换共享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各自原本独家代理的几家唱片公司音乐版权转授给对方使用。歌迷们很快就惊喜地发现,他们既可以在腾讯旗下的QQ音乐听到李宗盛、五月天的歌,也可以在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听到周杰伦、苏打绿的歌,而不用在各个音乐APP之间“转换奔波”了。  今年春节前,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就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转授权的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版权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如今网易云音乐又与阿里音乐达成转授权合作协议,“三巨头”的音乐版权至此已基本实现共通。  初期比阔气买版权  未来拼服务拼原创  娱乐产经新媒体“一米观察”的创始人王毅对数字音乐“三巨头”的做法表示认同,并点出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近两年的音乐版权争夺中,谁能成为赢家的最主要因素在于钱,也就是谁的资金实力更强,谁就能获得更多版权,尤其是优质的独家资源。但充足的版权只是音乐平台在初期吸引用户的关键要素之一,若想后期继续保证用户黏性并扩大规模,就必须要能提供全面、周到、个性化的服务。”  各家音乐平台对此亦有共识,阿里音乐CEO张宇宣称阿里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广积粮,不筑墙”,与业内达成和谐共荣;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已深知版权不再是音乐平台的主要竞争点,今后需向优化服务、延长产业链等方面着手。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标题分割#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多米音乐终止音乐运营腾讯阿里网易达成版权互授  刚进入3月,数字音乐平台产业便频频传来重磅消息:先是3月1日,自去年9月因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率先实现版权互换合作而在三大音乐平台中处于被动位置的网易云音乐突然发力,宣布已和拥有S.H.E组合、林宥嘉等一线歌手的台湾著名唱片公司华研国际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音乐曲库的授权;就在同一天,曾经风光无限、因2016年9月成功挂牌新三板而成为中国内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却黯然引退,该公司已于2月14日申请终止挂牌,服务器也于本月初下架,从此终止音乐业务运营,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打开;3月6日,网易云音乐再度出手,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公布,双方已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  一方面是强强联手共谋发展,一方面是弱势平台惨遭淘汰,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市场正面临着新一轮洗牌,未来的发展格局也已初见端倪。  华谊兄弟和黄渤  一度为多米音乐股东  据了解,多米音乐的前身是彩云在线,于2010年5月由奉佑生、许琳共同出资创立。从2011年到2014年,多米音乐先后拿到了来自A8音乐、华谊兄弟、磐石资本等业界大牌公司的超亿元人民币投资,著名演员黄渤也一度是其股东。转折发生在2015年,首先是奉佑生、许琳两位创始人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注册资本和股份转让出去,彻底退出公司;之后,奉佑生带领团队开发出如今在实时直播领域颇具号召力的产品映客。更大的冲击则来自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的有着“史上最严版权令”之称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无版权音乐作品要在当年7月31日前全部下线。  此次音乐正版化的高歌猛进促使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开始首轮大规模洗牌,大量中小型音乐平台纷纷关门。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数字音乐平台的市场规模由原本的400余家中型音乐网站、1000余个提供音乐下载的小型个人主页,在一年中锐减到仅剩16家中型音乐网站。  多米半年亏损三千万  无力买版权  随后的两三年间,这个终于走上正规发展之路的市场不可避免地迎来激烈竞争。竞争促使资本加速整合,很快形成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强鼎立的局面。“三巨头”都以购买独家版权内容形成各自的正版曲库作为主要竞争手段。  有雄厚资金支持的大平台开打版权战,而像多米音乐这样没有靠山的音乐平台就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从多米音乐的公开财务报告可以看出,该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上半年的净亏损额已高达3476.81万元,多米音乐高管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哀叹“版权已经买不起了”。  资深乐评人卢世伟认为,多米音乐的倒下可以说是大势所趋,与它同等级别的数字音乐平台也将面临生死考验——生存空间势必越来越小直至消亡,预计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市场将归属于几家巨头之手。  数字音乐“三巨头”  版权已基本实现互通  与此同时,数字音乐平台“三巨头”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领下,正在逐渐从竞争走向合作。  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先后约谈了各家音乐平台及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从官方层面禁止了版权垄断的发展模式。几大音乐平台对此可谓反应迅速,数日后腾讯音乐就与阿里音乐签订了将各自独家版权互换共享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各自原本独家代理的几家唱片公司音乐版权转授给对方使用。歌迷们很快就惊喜地发现,他们既可以在腾讯旗下的QQ音乐听到李宗盛、五月天的歌,也可以在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听到周杰伦、苏打绿的歌,而不用在各个音乐APP之间“转换奔波”了。  今年春节前,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就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转授权的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版权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如今网易云音乐又与阿里音乐达成转授权合作协议,“三巨头”的音乐版权至此已基本实现共通。  初期比阔气买版权  未来拼服务拼原创  娱乐产经新媒体“一米观察”的创始人王毅对数字音乐“三巨头”的做法表示认同,并点出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近两年的音乐版权争夺中,谁能成为赢家的最主要因素在于钱,也就是谁的资金实力更强,谁就能获得更多版权,尤其是优质的独家资源。但充足的版权只是音乐平台在初期吸引用户的关键要素之一,若想后期继续保证用户黏性并扩大规模,就必须要能提供全面、周到、个性化的服务。”  各家音乐平台对此亦有共识,阿里音乐CEO张宇宣称阿里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广积粮,不筑墙”,与业内达成和谐共荣;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已深知版权不再是音乐平台的主要竞争点,今后需向优化服务、延长产业链等方面着手。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标题分割#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多米音乐终止音乐运营腾讯阿里网易达成版权互授  刚进入3月,数字音乐平台产业便频频传来重磅消息:先是3月1日,自去年9月因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率先实现版权互换合作而在三大音乐平台中处于被动位置的网易云音乐突然发力,宣布已和拥有S.H.E组合、林宥嘉等一线歌手的台湾著名唱片公司华研国际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音乐曲库的授权;就在同一天,曾经风光无限、因2016年9月成功挂牌新三板而成为中国内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却黯然引退,该公司已于2月14日申请终止挂牌,服务器也于本月初下架,从此终止音乐业务运营,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打开;3月6日,网易云音乐再度出手,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公布,双方已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  一方面是强强联手共谋发展,一方面是弱势平台惨遭淘汰,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市场正面临着新一轮洗牌,未来的发展格局也已初见端倪。  华谊兄弟和黄渤  一度为多米音乐股东  据了解,多米音乐的前身是彩云在线,于2010年5月由奉佑生、许琳共同出资创立。从2011年到2014年,多米音乐先后拿到了来自A8音乐、华谊兄弟、磐石资本等业界大牌公司的超亿元人民币投资,著名演员黄渤也一度是其股东。转折发生在2015年,首先是奉佑生、许琳两位创始人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注册资本和股份转让出去,彻底退出公司;之后,奉佑生带领团队开发出如今在实时直播领域颇具号召力的产品映客。更大的冲击则来自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的有着“史上最严版权令”之称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无版权音乐作品要在当年7月31日前全部下线。  此次音乐正版化的高歌猛进促使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开始首轮大规模洗牌,大量中小型音乐平台纷纷关门。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数字音乐平台的市场规模由原本的400余家中型音乐网站、1000余个提供音乐下载的小型个人主页,在一年中锐减到仅剩16家中型音乐网站。  多米半年亏损三千万  无力买版权  随后的两三年间,这个终于走上正规发展之路的市场不可避免地迎来激烈竞争。竞争促使资本加速整合,很快形成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强鼎立的局面。“三巨头”都以购买独家版权内容形成各自的正版曲库作为主要竞争手段。  有雄厚资金支持的大平台开打版权战,而像多米音乐这样没有靠山的音乐平台就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从多米音乐的公开财务报告可以看出,该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上半年的净亏损额已高达3476.81万元,多米音乐高管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哀叹“版权已经买不起了”。  资深乐评人卢世伟认为,多米音乐的倒下可以说是大势所趋,与它同等级别的数字音乐平台也将面临生死考验——生存空间势必越来越小直至消亡,预计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市场将归属于几家巨头之手。  数字音乐“三巨头”  版权已基本实现互通  与此同时,数字音乐平台“三巨头”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领下,正在逐渐从竞争走向合作。  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先后约谈了各家音乐平台及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从官方层面禁止了版权垄断的发展模式。几大音乐平台对此可谓反应迅速,数日后腾讯音乐就与阿里音乐签订了将各自独家版权互换共享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各自原本独家代理的几家唱片公司音乐版权转授给对方使用。歌迷们很快就惊喜地发现,他们既可以在腾讯旗下的QQ音乐听到李宗盛、五月天的歌,也可以在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听到周杰伦、苏打绿的歌,而不用在各个音乐APP之间“转换奔波”了。  今年春节前,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就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转授权的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版权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如今网易云音乐又与阿里音乐达成转授权合作协议,“三巨头”的音乐版权至此已基本实现共通。  初期比阔气买版权  未来拼服务拼原创  娱乐产经新媒体“一米观察”的创始人王毅对数字音乐“三巨头”的做法表示认同,并点出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近两年的音乐版权争夺中,谁能成为赢家的最主要因素在于钱,也就是谁的资金实力更强,谁就能获得更多版权,尤其是优质的独家资源。但充足的版权只是音乐平台在初期吸引用户的关键要素之一,若想后期继续保证用户黏性并扩大规模,就必须要能提供全面、周到、个性化的服务。”  各家音乐平台对此亦有共识,阿里音乐CEO张宇宣称阿里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广积粮,不筑墙”,与业内达成和谐共荣;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已深知版权不再是音乐平台的主要竞争点,今后需向优化服务、延长产业链等方面着手。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标题分割#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多米音乐终止音乐运营腾讯阿里网易达成版权互授  刚进入3月,数字音乐平台产业便频频传来重磅消息:先是3月1日,自去年9月因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率先实现版权互换合作而在三大音乐平台中处于被动位置的网易云音乐突然发力,宣布已和拥有S.H.E组合、林宥嘉等一线歌手的台湾著名唱片公司华研国际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音乐曲库的授权;就在同一天,曾经风光无限、因2016年9月成功挂牌新三板而成为中国内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却黯然引退,该公司已于2月14日申请终止挂牌,服务器也于本月初下架,从此终止音乐业务运营,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打开;3月6日,网易云音乐再度出手,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公布,双方已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  一方面是强强联手共谋发展,一方面是弱势平台惨遭淘汰,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市场正面临着新一轮洗牌,未来的发展格局也已初见端倪。  华谊兄弟和黄渤  一度为多米音乐股东  据了解,多米音乐的前身是彩云在线,于2010年5月由奉佑生、许琳共同出资创立。从2011年到2014年,多米音乐先后拿到了来自A8音乐、华谊兄弟、磐石资本等业界大牌公司的超亿元人民币投资,著名演员黄渤也一度是其股东。转折发生在2015年,首先是奉佑生、许琳两位创始人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注册资本和股份转让出去,彻底退出公司;之后,奉佑生带领团队开发出如今在实时直播领域颇具号召力的产品映客。更大的冲击则来自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的有着“史上最严版权令”之称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无版权音乐作品要在当年7月31日前全部下线。  此次音乐正版化的高歌猛进促使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开始首轮大规模洗牌,大量中小型音乐平台纷纷关门。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数字音乐平台的市场规模由原本的400余家中型音乐网站、1000余个提供音乐下载的小型个人主页,在一年中锐减到仅剩16家中型音乐网站。  多米半年亏损三千万  无力买版权  随后的两三年间,这个终于走上正规发展之路的市场不可避免地迎来激烈竞争。竞争促使资本加速整合,很快形成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强鼎立的局面。“三巨头”都以购买独家版权内容形成各自的正版曲库作为主要竞争手段。  有雄厚资金支持的大平台开打版权战,而像多米音乐这样没有靠山的音乐平台就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从多米音乐的公开财务报告可以看出,该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上半年的净亏损额已高达3476.81万元,多米音乐高管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哀叹“版权已经买不起了”。  资深乐评人卢世伟认为,多米音乐的倒下可以说是大势所趋,与它同等级别的数字音乐平台也将面临生死考验——生存空间势必越来越小直至消亡,预计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市场将归属于几家巨头之手。  数字音乐“三巨头”  版权已基本实现互通  与此同时,数字音乐平台“三巨头”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领下,正在逐渐从竞争走向合作。  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先后约谈了各家音乐平台及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从官方层面禁止了版权垄断的发展模式。几大音乐平台对此可谓反应迅速,数日后腾讯音乐就与阿里音乐签订了将各自独家版权互换共享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各自原本独家代理的几家唱片公司音乐版权转授给对方使用。歌迷们很快就惊喜地发现,他们既可以在腾讯旗下的QQ音乐听到李宗盛、五月天的歌,也可以在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听到周杰伦、苏打绿的歌,而不用在各个音乐APP之间“转换奔波”了。  今年春节前,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就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转授权的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版权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如今网易云音乐又与阿里音乐达成转授权合作协议,“三巨头”的音乐版权至此已基本实现共通。  初期比阔气买版权  未来拼服务拼原创  娱乐产经新媒体“一米观察”的创始人王毅对数字音乐“三巨头”的做法表示认同,并点出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近两年的音乐版权争夺中,谁能成为赢家的最主要因素在于钱,也就是谁的资金实力更强,谁就能获得更多版权,尤其是优质的独家资源。但充足的版权只是音乐平台在初期吸引用户的关键要素之一,若想后期继续保证用户黏性并扩大规模,就必须要能提供全面、周到、个性化的服务。”  各家音乐平台对此亦有共识,阿里音乐CEO张宇宣称阿里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广积粮,不筑墙”,与业内达成和谐共荣;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已深知版权不再是音乐平台的主要竞争点,今后需向优化服务、延长产业链等方面着手。

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标题分割#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多米音乐终止音乐运营腾讯阿里网易达成版权互授  刚进入3月,数字音乐平台产业便频频传来重磅消息:先是3月1日,自去年9月因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率先实现版权互换合作而在三大音乐平台中处于被动位置的网易云音乐突然发力,宣布已和拥有S.H.E组合、林宥嘉等一线歌手的台湾著名唱片公司华研国际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音乐曲库的授权;就在同一天,曾经风光无限、因2016年9月成功挂牌新三板而成为中国内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却黯然引退,该公司已于2月14日申请终止挂牌,服务器也于本月初下架,从此终止音乐业务运营,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打开;3月6日,网易云音乐再度出手,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公布,双方已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  一方面是强强联手共谋发展,一方面是弱势平台惨遭淘汰,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市场正面临着新一轮洗牌,未来的发展格局也已初见端倪。  华谊兄弟和黄渤  一度为多米音乐股东  据了解,多米音乐的前身是彩云在线,于2010年5月由奉佑生、许琳共同出资创立。从2011年到2014年,多米音乐先后拿到了来自A8音乐、华谊兄弟、磐石资本等业界大牌公司的超亿元人民币投资,著名演员黄渤也一度是其股东。转折发生在2015年,首先是奉佑生、许琳两位创始人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注册资本和股份转让出去,彻底退出公司;之后,奉佑生带领团队开发出如今在实时直播领域颇具号召力的产品映客。更大的冲击则来自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的有着“史上最严版权令”之称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无版权音乐作品要在当年7月31日前全部下线。  此次音乐正版化的高歌猛进促使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开始首轮大规模洗牌,大量中小型音乐平台纷纷关门。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数字音乐平台的市场规模由原本的400余家中型音乐网站、1000余个提供音乐下载的小型个人主页,在一年中锐减到仅剩16家中型音乐网站。  多米半年亏损三千万  无力买版权  随后的两三年间,这个终于走上正规发展之路的市场不可避免地迎来激烈竞争。竞争促使资本加速整合,很快形成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强鼎立的局面。“三巨头”都以购买独家版权内容形成各自的正版曲库作为主要竞争手段。  有雄厚资金支持的大平台开打版权战,而像多米音乐这样没有靠山的音乐平台就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从多米音乐的公开财务报告可以看出,该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上半年的净亏损额已高达3476.81万元,多米音乐高管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哀叹“版权已经买不起了”。  资深乐评人卢世伟认为,多米音乐的倒下可以说是大势所趋,与它同等级别的数字音乐平台也将面临生死考验——生存空间势必越来越小直至消亡,预计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市场将归属于几家巨头之手。  数字音乐“三巨头”  版权已基本实现互通  与此同时,数字音乐平台“三巨头”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领下,正在逐渐从竞争走向合作。  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先后约谈了各家音乐平台及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从官方层面禁止了版权垄断的发展模式。几大音乐平台对此可谓反应迅速,数日后腾讯音乐就与阿里音乐签订了将各自独家版权互换共享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各自原本独家代理的几家唱片公司音乐版权转授给对方使用。歌迷们很快就惊喜地发现,他们既可以在腾讯旗下的QQ音乐听到李宗盛、五月天的歌,也可以在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听到周杰伦、苏打绿的歌,而不用在各个音乐APP之间“转换奔波”了。  今年春节前,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就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转授权的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版权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如今网易云音乐又与阿里音乐达成转授权合作协议,“三巨头”的音乐版权至此已基本实现共通。  初期比阔气买版权  未来拼服务拼原创  娱乐产经新媒体“一米观察”的创始人王毅对数字音乐“三巨头”的做法表示认同,并点出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近两年的音乐版权争夺中,谁能成为赢家的最主要因素在于钱,也就是谁的资金实力更强,谁就能获得更多版权,尤其是优质的独家资源。但充足的版权只是音乐平台在初期吸引用户的关键要素之一,若想后期继续保证用户黏性并扩大规模,就必须要能提供全面、周到、个性化的服务。”  各家音乐平台对此亦有共识,阿里音乐CEO张宇宣称阿里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广积粮,不筑墙”,与业内达成和谐共荣;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已深知版权不再是音乐平台的主要竞争点,今后需向优化服务、延长产业链等方面着手。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标题分割#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多米音乐终止音乐运营腾讯阿里网易达成版权互授  刚进入3月,数字音乐平台产业便频频传来重磅消息:先是3月1日,自去年9月因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率先实现版权互换合作而在三大音乐平台中处于被动位置的网易云音乐突然发力,宣布已和拥有S.H.E组合、林宥嘉等一线歌手的台湾著名唱片公司华研国际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音乐曲库的授权;就在同一天,曾经风光无限、因2016年9月成功挂牌新三板而成为中国内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却黯然引退,该公司已于2月14日申请终止挂牌,服务器也于本月初下架,从此终止音乐业务运营,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打开;3月6日,网易云音乐再度出手,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公布,双方已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  一方面是强强联手共谋发展,一方面是弱势平台惨遭淘汰,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市场正面临着新一轮洗牌,未来的发展格局也已初见端倪。  华谊兄弟和黄渤  一度为多米音乐股东  据了解,多米音乐的前身是彩云在线,于2010年5月由奉佑生、许琳共同出资创立。从2011年到2014年,多米音乐先后拿到了来自A8音乐、华谊兄弟、磐石资本等业界大牌公司的超亿元人民币投资,著名演员黄渤也一度是其股东。转折发生在2015年,首先是奉佑生、许琳两位创始人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注册资本和股份转让出去,彻底退出公司;之后,奉佑生带领团队开发出如今在实时直播领域颇具号召力的产品映客。更大的冲击则来自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的有着“史上最严版权令”之称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无版权音乐作品要在当年7月31日前全部下线。  此次音乐正版化的高歌猛进促使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开始首轮大规模洗牌,大量中小型音乐平台纷纷关门。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数字音乐平台的市场规模由原本的400余家中型音乐网站、1000余个提供音乐下载的小型个人主页,在一年中锐减到仅剩16家中型音乐网站。  多米半年亏损三千万  无力买版权  随后的两三年间,这个终于走上正规发展之路的市场不可避免地迎来激烈竞争。竞争促使资本加速整合,很快形成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强鼎立的局面。“三巨头”都以购买独家版权内容形成各自的正版曲库作为主要竞争手段。  有雄厚资金支持的大平台开打版权战,而像多米音乐这样没有靠山的音乐平台就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从多米音乐的公开财务报告可以看出,该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上半年的净亏损额已高达3476.81万元,多米音乐高管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哀叹“版权已经买不起了”。  资深乐评人卢世伟认为,多米音乐的倒下可以说是大势所趋,与它同等级别的数字音乐平台也将面临生死考验——生存空间势必越来越小直至消亡,预计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市场将归属于几家巨头之手。  数字音乐“三巨头”  版权已基本实现互通  与此同时,数字音乐平台“三巨头”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领下,正在逐渐从竞争走向合作。  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先后约谈了各家音乐平台及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从官方层面禁止了版权垄断的发展模式。几大音乐平台对此可谓反应迅速,数日后腾讯音乐就与阿里音乐签订了将各自独家版权互换共享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各自原本独家代理的几家唱片公司音乐版权转授给对方使用。歌迷们很快就惊喜地发现,他们既可以在腾讯旗下的QQ音乐听到李宗盛、五月天的歌,也可以在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听到周杰伦、苏打绿的歌,而不用在各个音乐APP之间“转换奔波”了。  今年春节前,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就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转授权的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版权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如今网易云音乐又与阿里音乐达成转授权合作协议,“三巨头”的音乐版权至此已基本实现共通。  初期比阔气买版权  未来拼服务拼原创  娱乐产经新媒体“一米观察”的创始人王毅对数字音乐“三巨头”的做法表示认同,并点出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近两年的音乐版权争夺中,谁能成为赢家的最主要因素在于钱,也就是谁的资金实力更强,谁就能获得更多版权,尤其是优质的独家资源。但充足的版权只是音乐平台在初期吸引用户的关键要素之一,若想后期继续保证用户黏性并扩大规模,就必须要能提供全面、周到、个性化的服务。”  各家音乐平台对此亦有共识,阿里音乐CEO张宇宣称阿里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广积粮,不筑墙”,与业内达成和谐共荣;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已深知版权不再是音乐平台的主要竞争点,今后需向优化服务、延长产业链等方面着手。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标题分割#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多米音乐终止音乐运营腾讯阿里网易达成版权互授  刚进入3月,数字音乐平台产业便频频传来重磅消息:先是3月1日,自去年9月因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率先实现版权互换合作而在三大音乐平台中处于被动位置的网易云音乐突然发力,宣布已和拥有S.H.E组合、林宥嘉等一线歌手的台湾著名唱片公司华研国际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音乐曲库的授权;就在同一天,曾经风光无限、因2016年9月成功挂牌新三板而成为中国内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却黯然引退,该公司已于2月14日申请终止挂牌,服务器也于本月初下架,从此终止音乐业务运营,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打开;3月6日,网易云音乐再度出手,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公布,双方已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  一方面是强强联手共谋发展,一方面是弱势平台惨遭淘汰,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市场正面临着新一轮洗牌,未来的发展格局也已初见端倪。  华谊兄弟和黄渤  一度为多米音乐股东  据了解,多米音乐的前身是彩云在线,于2010年5月由奉佑生、许琳共同出资创立。从2011年到2014年,多米音乐先后拿到了来自A8音乐、华谊兄弟、磐石资本等业界大牌公司的超亿元人民币投资,著名演员黄渤也一度是其股东。转折发生在2015年,首先是奉佑生、许琳两位创始人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注册资本和股份转让出去,彻底退出公司;之后,奉佑生带领团队开发出如今在实时直播领域颇具号召力的产品映客。更大的冲击则来自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的有着“史上最严版权令”之称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无版权音乐作品要在当年7月31日前全部下线。  此次音乐正版化的高歌猛进促使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开始首轮大规模洗牌,大量中小型音乐平台纷纷关门。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数字音乐平台的市场规模由原本的400余家中型音乐网站、1000余个提供音乐下载的小型个人主页,在一年中锐减到仅剩16家中型音乐网站。  多米半年亏损三千万  无力买版权  随后的两三年间,这个终于走上正规发展之路的市场不可避免地迎来激烈竞争。竞争促使资本加速整合,很快形成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强鼎立的局面。“三巨头”都以购买独家版权内容形成各自的正版曲库作为主要竞争手段。  有雄厚资金支持的大平台开打版权战,而像多米音乐这样没有靠山的音乐平台就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从多米音乐的公开财务报告可以看出,该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上半年的净亏损额已高达3476.81万元,多米音乐高管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哀叹“版权已经买不起了”。  资深乐评人卢世伟认为,多米音乐的倒下可以说是大势所趋,与它同等级别的数字音乐平台也将面临生死考验——生存空间势必越来越小直至消亡,预计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市场将归属于几家巨头之手。  数字音乐“三巨头”  版权已基本实现互通  与此同时,数字音乐平台“三巨头”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领下,正在逐渐从竞争走向合作。  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先后约谈了各家音乐平台及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从官方层面禁止了版权垄断的发展模式。几大音乐平台对此可谓反应迅速,数日后腾讯音乐就与阿里音乐签订了将各自独家版权互换共享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各自原本独家代理的几家唱片公司音乐版权转授给对方使用。歌迷们很快就惊喜地发现,他们既可以在腾讯旗下的QQ音乐听到李宗盛、五月天的歌,也可以在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听到周杰伦、苏打绿的歌,而不用在各个音乐APP之间“转换奔波”了。  今年春节前,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就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转授权的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版权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如今网易云音乐又与阿里音乐达成转授权合作协议,“三巨头”的音乐版权至此已基本实现共通。  初期比阔气买版权  未来拼服务拼原创  娱乐产经新媒体“一米观察”的创始人王毅对数字音乐“三巨头”的做法表示认同,并点出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近两年的音乐版权争夺中,谁能成为赢家的最主要因素在于钱,也就是谁的资金实力更强,谁就能获得更多版权,尤其是优质的独家资源。但充足的版权只是音乐平台在初期吸引用户的关键要素之一,若想后期继续保证用户黏性并扩大规模,就必须要能提供全面、周到、个性化的服务。”  各家音乐平台对此亦有共识,阿里音乐CEO张宇宣称阿里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广积粮,不筑墙”,与业内达成和谐共荣;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已深知版权不再是音乐平台的主要竞争点,今后需向优化服务、延长产业链等方面着手。

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标题分割#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多米音乐终止音乐运营腾讯阿里网易达成版权互授  刚进入3月,数字音乐平台产业便频频传来重磅消息:先是3月1日,自去年9月因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率先实现版权互换合作而在三大音乐平台中处于被动位置的网易云音乐突然发力,宣布已和拥有S.H.E组合、林宥嘉等一线歌手的台湾著名唱片公司华研国际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音乐曲库的授权;就在同一天,曾经风光无限、因2016年9月成功挂牌新三板而成为中国内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却黯然引退,该公司已于2月14日申请终止挂牌,服务器也于本月初下架,从此终止音乐业务运营,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打开;3月6日,网易云音乐再度出手,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公布,双方已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  一方面是强强联手共谋发展,一方面是弱势平台惨遭淘汰,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市场正面临着新一轮洗牌,未来的发展格局也已初见端倪。  华谊兄弟和黄渤  一度为多米音乐股东  据了解,多米音乐的前身是彩云在线,于2010年5月由奉佑生、许琳共同出资创立。从2011年到2014年,多米音乐先后拿到了来自A8音乐、华谊兄弟、磐石资本等业界大牌公司的超亿元人民币投资,著名演员黄渤也一度是其股东。转折发生在2015年,首先是奉佑生、许琳两位创始人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注册资本和股份转让出去,彻底退出公司;之后,奉佑生带领团队开发出如今在实时直播领域颇具号召力的产品映客。更大的冲击则来自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的有着“史上最严版权令”之称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无版权音乐作品要在当年7月31日前全部下线。  此次音乐正版化的高歌猛进促使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开始首轮大规模洗牌,大量中小型音乐平台纷纷关门。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数字音乐平台的市场规模由原本的400余家中型音乐网站、1000余个提供音乐下载的小型个人主页,在一年中锐减到仅剩16家中型音乐网站。  多米半年亏损三千万  无力买版权  随后的两三年间,这个终于走上正规发展之路的市场不可避免地迎来激烈竞争。竞争促使资本加速整合,很快形成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强鼎立的局面。“三巨头”都以购买独家版权内容形成各自的正版曲库作为主要竞争手段。  有雄厚资金支持的大平台开打版权战,而像多米音乐这样没有靠山的音乐平台就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从多米音乐的公开财务报告可以看出,该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上半年的净亏损额已高达3476.81万元,多米音乐高管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哀叹“版权已经买不起了”。  资深乐评人卢世伟认为,多米音乐的倒下可以说是大势所趋,与它同等级别的数字音乐平台也将面临生死考验——生存空间势必越来越小直至消亡,预计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市场将归属于几家巨头之手。  数字音乐“三巨头”  版权已基本实现互通  与此同时,数字音乐平台“三巨头”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领下,正在逐渐从竞争走向合作。  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先后约谈了各家音乐平台及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从官方层面禁止了版权垄断的发展模式。几大音乐平台对此可谓反应迅速,数日后腾讯音乐就与阿里音乐签订了将各自独家版权互换共享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各自原本独家代理的几家唱片公司音乐版权转授给对方使用。歌迷们很快就惊喜地发现,他们既可以在腾讯旗下的QQ音乐听到李宗盛、五月天的歌,也可以在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听到周杰伦、苏打绿的歌,而不用在各个音乐APP之间“转换奔波”了。  今年春节前,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就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转授权的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版权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如今网易云音乐又与阿里音乐达成转授权合作协议,“三巨头”的音乐版权至此已基本实现共通。  初期比阔气买版权  未来拼服务拼原创  娱乐产经新媒体“一米观察”的创始人王毅对数字音乐“三巨头”的做法表示认同,并点出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近两年的音乐版权争夺中,谁能成为赢家的最主要因素在于钱,也就是谁的资金实力更强,谁就能获得更多版权,尤其是优质的独家资源。但充足的版权只是音乐平台在初期吸引用户的关键要素之一,若想后期继续保证用户黏性并扩大规模,就必须要能提供全面、周到、个性化的服务。”  各家音乐平台对此亦有共识,阿里音乐CEO张宇宣称阿里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广积粮,不筑墙”,与业内达成和谐共荣;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已深知版权不再是音乐平台的主要竞争点,今后需向优化服务、延长产业链等方面着手。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标题分割#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多米音乐终止音乐运营腾讯阿里网易达成版权互授  刚进入3月,数字音乐平台产业便频频传来重磅消息:先是3月1日,自去年9月因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率先实现版权互换合作而在三大音乐平台中处于被动位置的网易云音乐突然发力,宣布已和拥有S.H.E组合、林宥嘉等一线歌手的台湾著名唱片公司华研国际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音乐曲库的授权;就在同一天,曾经风光无限、因2016年9月成功挂牌新三板而成为中国内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却黯然引退,该公司已于2月14日申请终止挂牌,服务器也于本月初下架,从此终止音乐业务运营,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打开;3月6日,网易云音乐再度出手,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公布,双方已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  一方面是强强联手共谋发展,一方面是弱势平台惨遭淘汰,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市场正面临着新一轮洗牌,未来的发展格局也已初见端倪。  华谊兄弟和黄渤  一度为多米音乐股东  据了解,多米音乐的前身是彩云在线,于2010年5月由奉佑生、许琳共同出资创立。从2011年到2014年,多米音乐先后拿到了来自A8音乐、华谊兄弟、磐石资本等业界大牌公司的超亿元人民币投资,著名演员黄渤也一度是其股东。转折发生在2015年,首先是奉佑生、许琳两位创始人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注册资本和股份转让出去,彻底退出公司;之后,奉佑生带领团队开发出如今在实时直播领域颇具号召力的产品映客。更大的冲击则来自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的有着“史上最严版权令”之称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无版权音乐作品要在当年7月31日前全部下线。  此次音乐正版化的高歌猛进促使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开始首轮大规模洗牌,大量中小型音乐平台纷纷关门。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数字音乐平台的市场规模由原本的400余家中型音乐网站、1000余个提供音乐下载的小型个人主页,在一年中锐减到仅剩16家中型音乐网站。  多米半年亏损三千万  无力买版权  随后的两三年间,这个终于走上正规发展之路的市场不可避免地迎来激烈竞争。竞争促使资本加速整合,很快形成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强鼎立的局面。“三巨头”都以购买独家版权内容形成各自的正版曲库作为主要竞争手段。  有雄厚资金支持的大平台开打版权战,而像多米音乐这样没有靠山的音乐平台就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从多米音乐的公开财务报告可以看出,该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上半年的净亏损额已高达3476.81万元,多米音乐高管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哀叹“版权已经买不起了”。  资深乐评人卢世伟认为,多米音乐的倒下可以说是大势所趋,与它同等级别的数字音乐平台也将面临生死考验——生存空间势必越来越小直至消亡,预计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市场将归属于几家巨头之手。  数字音乐“三巨头”  版权已基本实现互通  与此同时,数字音乐平台“三巨头”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领下,正在逐渐从竞争走向合作。  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先后约谈了各家音乐平台及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从官方层面禁止了版权垄断的发展模式。几大音乐平台对此可谓反应迅速,数日后腾讯音乐就与阿里音乐签订了将各自独家版权互换共享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各自原本独家代理的几家唱片公司音乐版权转授给对方使用。歌迷们很快就惊喜地发现,他们既可以在腾讯旗下的QQ音乐听到李宗盛、五月天的歌,也可以在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听到周杰伦、苏打绿的歌,而不用在各个音乐APP之间“转换奔波”了。  今年春节前,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就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转授权的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版权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如今网易云音乐又与阿里音乐达成转授权合作协议,“三巨头”的音乐版权至此已基本实现共通。  初期比阔气买版权  未来拼服务拼原创  娱乐产经新媒体“一米观察”的创始人王毅对数字音乐“三巨头”的做法表示认同,并点出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近两年的音乐版权争夺中,谁能成为赢家的最主要因素在于钱,也就是谁的资金实力更强,谁就能获得更多版权,尤其是优质的独家资源。但充足的版权只是音乐平台在初期吸引用户的关键要素之一,若想后期继续保证用户黏性并扩大规模,就必须要能提供全面、周到、个性化的服务。”  各家音乐平台对此亦有共识,阿里音乐CEO张宇宣称阿里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广积粮,不筑墙”,与业内达成和谐共荣;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已深知版权不再是音乐平台的主要竞争点,今后需向优化服务、延长产业链等方面着手。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标题分割#国内数字音乐平台缘何“生死两重天”?多米音乐终止音乐运营腾讯阿里网易达成版权互授  刚进入3月,数字音乐平台产业便频频传来重磅消息:先是3月1日,自去年9月因腾讯音乐和阿里音乐率先实现版权互换合作而在三大音乐平台中处于被动位置的网易云音乐突然发力,宣布已和拥有S.H.E组合、林宥嘉等一线歌手的台湾著名唱片公司华研国际达成战略合作,获得后者旗下音乐曲库的授权;就在同一天,曾经风光无限、因2016年9月成功挂牌新三板而成为中国内地“音乐第一股”的多米音乐却黯然引退,该公司已于2月14日申请终止挂牌,服务器也于本月初下架,从此终止音乐业务运营,目前其官网已无法打开;3月6日,网易云音乐再度出手,与阿里音乐共同对外公布,双方已达成音乐版权互相转授权的合作。  一方面是强强联手共谋发展,一方面是弱势平台惨遭淘汰,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市场正面临着新一轮洗牌,未来的发展格局也已初见端倪。  华谊兄弟和黄渤  一度为多米音乐股东  据了解,多米音乐的前身是彩云在线,于2010年5月由奉佑生、许琳共同出资创立。从2011年到2014年,多米音乐先后拿到了来自A8音乐、华谊兄弟、磐石资本等业界大牌公司的超亿元人民币投资,著名演员黄渤也一度是其股东。转折发生在2015年,首先是奉佑生、许琳两位创始人分别将其持有的公司注册资本和股份转让出去,彻底退出公司;之后,奉佑生带领团队开发出如今在实时直播领域颇具号召力的产品映客。更大的冲击则来自2015年7月国家版权局下发的有着“史上最严版权令”之称的《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该《通知》要求无版权音乐作品要在当年7月31日前全部下线。  此次音乐正版化的高歌猛进促使中国数字音乐平台开始首轮大规模洗牌,大量中小型音乐平台纷纷关门。相关调查数据显示,数字音乐平台的市场规模由原本的400余家中型音乐网站、1000余个提供音乐下载的小型个人主页,在一年中锐减到仅剩16家中型音乐网站。  多米半年亏损三千万  无力买版权  随后的两三年间,这个终于走上正规发展之路的市场不可避免地迎来激烈竞争。竞争促使资本加速整合,很快形成了腾讯音乐、阿里音乐、网易云音乐三强鼎立的局面。“三巨头”都以购买独家版权内容形成各自的正版曲库作为主要竞争手段。  有雄厚资金支持的大平台开打版权战,而像多米音乐这样没有靠山的音乐平台就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从多米音乐的公开财务报告可以看出,该公司从2014年就开始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上半年的净亏损额已高达3476.81万元,多米音乐高管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哀叹“版权已经买不起了”。  资深乐评人卢世伟认为,多米音乐的倒下可以说是大势所趋,与它同等级别的数字音乐平台也将面临生死考验——生存空间势必越来越小直至消亡,预计未来比较长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市场将归属于几家巨头之手。  数字音乐“三巨头”  版权已基本实现互通  与此同时,数字音乐平台“三巨头”在国家相关政策的引领下,正在逐渐从竞争走向合作。  去年9月,国家版权局先后约谈了各家音乐平台及唱片公司,明确要求音乐平台“避免采购独家版权”、唱片公司“避免授予网络音乐服务商独家版权”,从官方层面禁止了版权垄断的发展模式。几大音乐平台对此可谓反应迅速,数日后腾讯音乐就与阿里音乐签订了将各自独家版权互换共享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各自原本独家代理的几家唱片公司音乐版权转授给对方使用。歌迷们很快就惊喜地发现,他们既可以在腾讯旗下的QQ音乐听到李宗盛、五月天的歌,也可以在阿里旗下的虾米音乐听到周杰伦、苏打绿的歌,而不用在各个音乐APP之间“转换奔波”了。  今年春节前,网易云音乐与腾讯音乐就版权合作事宜达成一致,相互转授权的音乐作品达到各自独家版权数量的99%以上,并商定进行音乐版权长期合作。如今网易云音乐又与阿里音乐达成转授权合作协议,“三巨头”的音乐版权至此已基本实现共通。  初期比阔气买版权  未来拼服务拼原创  娱乐产经新媒体“一米观察”的创始人王毅对数字音乐“三巨头”的做法表示认同,并点出了下一步的发展方向:“在近两年的音乐版权争夺中,谁能成为赢家的最主要因素在于钱,也就是谁的资金实力更强,谁就能获得更多版权,尤其是优质的独家资源。但充足的版权只是音乐平台在初期吸引用户的关键要素之一,若想后期继续保证用户黏性并扩大规模,就必须要能提供全面、周到、个性化的服务。”  各家音乐平台对此亦有共识,阿里音乐CEO张宇宣称阿里音乐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广积粮,不筑墙”,与业内达成和谐共荣;网易云音乐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已深知版权不再是音乐平台的主要竞争点,今后需向优化服务、延长产业链等方面着手。

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 航空业加强减排技术开发#标题分割#  6月10日电据外媒9日报道,面对气候变化和温室效应,全球各航空公司虽然有意愿进行节能减排,但业界人士指出,能大量减少航空业温室气体排放量的科技目前仍有待开发。  根据欧洲环保署(EEA)的数据,每人搭飞机飞行1公里会排放285克的二氧化碳,是所有交通工具中,单位距离碳排量最高者。相较之下,公路运输每1公里路程的碳排量是158克,铁路运输为14克。  据报道,为因应全球变暖危机,航空业已承诺,在2009至2020年期间,每年将提高燃油效率1.5%,并在2050年达到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05年减少50%的目标。  目前,航空业已经开始投资建造拥有升级版发动机的低污染飞机,此种发动机将调整空气动力学特性、使用重量较轻的装置。此外,部分航空公司已着手试验生物质燃料的实用性,但生产成本仍偏高。至于电动发动机,专家认为,未来20年内恐仍无法进入商业使用。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 航空业加强减排技术开发#标题分割#  6月10日电据外媒9日报道,面对气候变化和温室效应,全球各航空公司虽然有意愿进行节能减排,但业界人士指出,能大量减少航空业温室气体排放量的科技目前仍有待开发。  根据欧洲环保署(EEA)的数据,每人搭飞机飞行1公里会排放285克的二氧化碳,是所有交通工具中,单位距离碳排量最高者。相较之下,公路运输每1公里路程的碳排量是158克,铁路运输为14克。  据报道,为因应全球变暖危机,航空业已承诺,在2009至2020年期间,每年将提高燃油效率1.5%,并在2050年达到二氧化碳排放量比2005年减少50%的目标。  目前,航空业已经开始投资建造拥有升级版发动机的低污染飞机,此种发动机将调整空气动力学特性、使用重量较轻的装置。此外,部分航空公司已着手试验生物质燃料的实用性,但生产成本仍偏高。至于电动发动机,专家认为,未来20年内恐仍无法进入商业使用。




(www.33rfd.com_www.33rfd.com-【通过向顾客】)

附件:

专题推荐


© www.33rfd.com_www.33rfd.com-【通过向顾客】SEO程序:仅供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 对话螺纹|因小失大 养发400亿市场在望?隐形富豪正悄然出现在养发馆 福建省政府高层再调整莆田书记林宝金任副省长 家电选购指南:电视该选多大才合适? 百万美元年薪引入科学家后阿里加码AI对标百度 SA网络建设和商用仍需时间专家称NSA手机可长期使用 下半年9地出台住房租赁新规:严打“黑中介” 卓越教育逆市飙近两成破多条平均线 今日净流入27.52亿元外资A股话语权或持续提升 铜冠金源期货:做多铁矿石策略报告 统计局:前8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下降1.7% 女兵阅兵演练画面刷屏自带特效 媒体:民进党又“自我贴金”欺骗台湾民众 深处债务危机重整中的宁波银亿遭深交所公开谴责 国庆阅兵院校科研方队首次亮相博士硕士占71% 投资者索赔、问询函接踵而至方正科技财报异常待解 一代独角兽的衰落谁来买单? 中国联合航空将在大兴国际机场独家运行至10月26日 对话南航:飞行滑行时间最多可节省40分钟 多部委联合定调:2020年底之前国资划转社保基本完成 今世缘以自有资金2亿元买上海君犀投资旗下私募基金 40秒带你了解美丽的基里巴斯 因违规贷款等齐商银行一天领走10张罚单 投行人士:海湾环境科技首发未获通过 夏普停止日本白色家电生产日媒:国产63年历史落幕 毛岸英珍贵影像公布曾问 中国零售创新样板:从“国美现象”到5G造梦人 贵州省委常委刘捷提到茅台的 易纲:坚持稳健取向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新京报%俞敏洪 被誉“新世界七大奇迹”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有多牛? 国家发改委:中国人均GDP达6.46万元实际增长70倍 商务部:猪肉批发价格比前一周下降0.4% 光大证券:保持耐心调整中逢低吸纳 长三角异地就医门诊费用直接结算试点:覆盖三省一市 恒大否认精装修7折促销:传闻完全不实 国庆你选加班还是休假?工作3天月工资多赚4成 纳斯达克:对符合上市要求企业提供非歧视和公平准入 政策提速外资加紧谋求公募牌照 二股东投弃权票精测电子关联投资待股东大会表决 交通部:轨道上的京津冀初步形成 第17届平壤国际电影节闭幕多部中国影片获奖 警惕反对派居然想这样害港警 龙虎榜全解析:歌尔股份涨停!游资进机构退 康臣药业9月25日耗资47.16万港元回购10.9万股 特朗普回应民主党人弹劾威胁:真是个笑话 中国女排击败塞尔维亚提前一轮卫冕世界杯冠军 Peloton的未来:硬件公司还是健身平台? 泰禾集团半年内出售11个项目股权回笼资金96亿元 重组标的业绩预测失准农发种业与相关方集体领罚单 特朗普政府为何对苹果开绿灯?豁免部分零部件关税 易纲:明年将全面放开银行、证券、保险业股比限制 振静股份因 快讯:澳优股价跌逾14%此前遭做空被指财务造假 联讯策略:从历次降息周期看大类资产配置 第三波中央储备肉来了:吃货笑了这群股民却哭了 15家科创板保荐券商跟投浮盈已逾22亿元 内蒙古兴安盟袁隆平院士工作站耐盐碱水稻亩产破千斤 探秘国庆70周年阅兵方队:昆虫爬脸纹丝不动 美军驻中东F-22战斗机现身与电子战机并肩作战 布油跌近1%制造业萎靡才是重头戏 苹果公司鼓励其供应商通过过渡项目转向清洁能源 第九次中印财金对话在印度新德里举行(附中英全文) 机构调研:湖北能源减持长源电力浩吉铁路引关注 置信电气拟收购英大系A股名嘴李大霄迎新东家引关注 30元钱在新机场能吃到什么午餐? 腾讯今日回购11万股股票耗资3650万港元 京东的投资罗盘:聚焦下沉未来手笔会更大 在政治局常委会讲了5条意见的他谈重要改革历程 国庆期间北京国贸望京三里屯等地将有国庆灯光秀 成都大熊猫基地等国庆取消现场售票全部网上预订 第二轮带量采购的药企博弈:新对手新危机 法媒:普京将于下周一赴法出席希拉克追悼仪式 缺乏热情?NASA局长吁马斯克对载人飞行更加努力 王忠磊再次质押1800万股华谊兄弟股价涨1.96% 港交所被曝正寻求贷款洽购伦交所称不评论市场传闻 苹果华为三星三大旗舰拍照对比:拍得最好竟是Ta! 国庆期间北京部分地铁线路车站进行运营调整 上海银行:股东增持550万股 前宜人贷CEO方以涵加入京东数科任旗下东家金服CEO 绝影论金:黄金走势冲高中线空 台媒:高通已经向华为重启供货 交通运输部:世界前十港口中国占7席 证券期货基金三类机构已成资本市场中流砥柱 华为发布手机智能手表等多品类新品多场景押宝5G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例会: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 民政部:近年来年均办理婚姻登记1400万对左右 我来贷品牌升级为我来数科发布“BIG”战略原因有三 列不分区“立委”角逐台“立法院长”?吴敦义回应 我驻印尼登巴萨总领馆举行新中国70年国庆招待会 市值蒸发200亿探路者A股探路难!再不盈利就要退市了 券商理财拥抱第三方平台短期高收益产品销售火爆 重大工程撑起大国发展脊梁 约翰逊疑用公款资助美国商人被要求14天内说清楚 9月26日起中国联合航空将整体搬迁至大兴机场运行 蔚来巨亏背后:从消费者到供应商皆暗潮涌动 阿里拼版图补短板%再战社交推出 王毅会见美前国务卿基辛格:美中无法脱钩 排队9个月佰奥智能对立讯精密销售占比逾八成 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70年不忘本来启新程 威马起火难言电动之过,所有车企都应紧系“安全带” 中泰信托实控人仍是谜两个逾期项目规模合计7.54亿 蔚来Q2财报发布:亏损近33亿元超出市场预期 楼市精准调控:150城推网签备案北上广深已全国联网 这台空调不用电还能铺在墙上 东吴基金吃罚单业绩规模双双滑坡如何突围? 贵州百灵旗下子公司遭药监局通报涉药品抽检不合格 江苏常州天目湖高速服务区车辆着火交通单向中断 加大资本支持力度鼓励交通领域前沿科技研发 中财期货:乙二醇单边做空策略 多次破格提拔的他通过妹妹和情人捞钱 人民日报评论员:长臂管辖乱港注定白忙一场 张尧浠:欧美市场避险情绪弥漫黄金美元短期同涨延续 午市前瞻:港股短期料收复20天线5G板块今日回升 万科成立35周年郁亮:上市累计分红574亿 北京大兴机场首个商业航班降落搭载149名旅客 德展健康年内三次收购拟26亿元收购山东金城医药 爱玛科技冲上市:周杰伦代言卖3000万辆还为摩拜造车 腾讯财付通发布风险警示:严厉打击非法网络炒汇 千人合唱团和千人交响乐团参与国庆联欢表演 本田宣布停止开发新柴油机2021年在欧停售柴油车 月嫂平均薪资达9795元超80p后认为家政不可或缺 海信电器半年度扣非净利首亏海外市场拖累毛利走低 叶云宏:黄金回踩1517继续多原油震荡空头趋势强 雷军:梦想要用行动实现企业家应肩负使命 宗校立:重磅炸弹连续轰炸昨日局势真是好不热闹 华北空管局:大兴机场可实现最高等级低能见度运行 台“国安会”:台当局年底前还会丢“邦交国” 小摩:复星医药两款药物参与竞标整体影响正面 成交41.18亿元苯乙烯期货上市首日“稳起步” 如何再次“闯关东”?多听听年轻一代的声音 海南省明年起新能源客车将逐年递增20% 任正非捐100台钢琴给重庆大学校方:确有此事 期指全线收跌IC跌1.84% 法国老妇厨房现文艺复兴名画最高价值600万欧元 协调推进债券市场开放 美国二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环比终值2%符合预期 英首相自比“普罗米修斯”:脱欧是永无止境的折磨 小米集团:9月24日回购1071万股支付总额近1亿港元 全通教育15亿收购吴晓波公司泡汤:定价等未达成共识 贵州平塘特大桥、沪通长江大桥等多座大桥即将贯通 深交所:继续暂免收两大基金交易经手费和单元流量费 深度解析:也曾风光无限好的大数据公司为何近黄昏 刘振国:白酒马太效应明显品质和产区竞争成趋势 “被休假”的议会要复会英首相“脱欧计”再受挫 AI+5G时代的闪存变局90%的数据将由机器产生 中国美协:对抄袭侵权说不对涉抄袭作品进行核查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自助设备覆盖率达80% 美联储Evans表示降息让美联储可以观察局势如何变化 交通部:今明两年完成乡镇和建制村“两通”任务 壹网壹创募资7.7亿成功登陆A股多元化发展电商业务 教育部批准设立香港科技大学(广州)今日正式动工 全球乳业巨头恒天然净亏6亿新西兰元 日本新版防卫白皮书将韩国重要度“降级” 一大波景区迎来门票降价潮“十一”你去哪打卡? 香港顶级地产商无偿捐地公屋能解救高房价吗? 重庆立法将湿地保护纳入对各级政府考核体系 北向资金净流入24.99亿元三安光电净买入2.77亿元 美媒拍摄中华绝技“十不闲”海外网友看呆了 银行股调整光大银行宁波银行等跌逾2% 专家:9月工业企业利润增速有望回升 专家解读:美债收益率为何会倒挂? 造艺技术被指开发23款APP支付界面都没看到就被扣钱 国庆节后哪些行业上涨概率较大?两图看懂 印军一架直升机在不丹坠毁2名飞行员丧生 阿尔及利亚一家医院发生火灾已致8名新生儿死亡 华创证券:当前时点建议重点关注军工资产证券化推进 蔚来汽车辟谣4年亏损400亿元后股价仍创历史新低 邦达亚洲:数据疲软德拉基放鸽欧元刷新7日低位 法通过女同性恋人工受孕草案:出生证只有两位母亲 这些公司前三季度业绩已翻倍看看都是哪些行业? 2019年上半年我国经常账户顺差5984亿元人民币 蔚来汽车辟谣4年亏损400亿元后股价仍创历史新低 俄媒:中国正开发新技术人只需挥手设备即可识别 郑眼看盘:蓝筹有所回血科技股暂时调整 女子身亡两个“丈夫”接连出现60万赔偿金给谁 这条铁路开始联调联试动车将首次开进张家界景区 国庆你选加班还是休假?工作3天月工资多赚4成 华为年企业都将上 北京二手房网签量下降1/4议价空间加大 胡塞回应同联军密谈:除非对方停火否则还会袭击 小伙吃螃蟹后肺和脑子被虫啃这个教训现在看不晚 苏宁新成员家乐福的新目标:赶超沃尔玛 交通运输部:取消“双证”政策落地行业更加规范化 视频︱三分钟掌握大兴机场交通及登机攻略 6条大兴机场巴士线路有望明日开通统一票价40元 北上资金越跌越买逆市加仓科技股 证券日报刊文:降准为利率下调打开空间 奥马电器:控股股东所持2.85%公司股份将被司法拍卖 网络小贷牌照转让遇冷高门槛“拦路”后来者难入局 让做空者一日损失近亿美元!BYND是如何做到的? 新西兰克马德克群岛附近发生6.2级左右地震 消费升级酒业重回繁荣期 超华科技拒绝透露索赔案信息近期还在准备定增 从固定工资到“拿提成”芯源股份的野心比想象更大 今年有9只违约债券偿付月赚400%资金狩猎垃圾债市场 深圳振业以底价9亿拿下东莞三旧改造地块